企划专用子博。
【水吉學院】
1年A班-北山沙耶
歷史課-北山修一
2年A班-東川拓人
【UOL】
伊東楠
【BE】
恭花

不做死就不会死

    

 

 

 

 

    水吉车站建成已经有一段历史了,斑驳的木头顶棚下雨天有股潮湿的味道。月台口稍旧的验票机机械的响着容忍通过。不大的雨滴从站台边沿滚落,牵着行人的心情像落了线的珍珠滚落。铁路上是况且况且驶向远方的火车,每年会有一批水吉的毕业生从这里乘坐红色的铁皮火车,回到家乡,去往远方。

     

       一切都是熟悉的那样。

 

    “啊啊…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下雨。”

    北山修一小心的收起湿透的雨伞,对身边的少女微笑着说道

“雨一直下到毕业考试,然后在樱花绽放的时候放晴起风,卷起好多掉落的花瓣。”

    “梅雨过后…就是樱花了呢。”

    少女若有所思的看着不远处,那里带着红色领带的水吉一年级正有说有笑的经过。

    “一之濑妹妹……?”

 

    因为兼职心理咨询教师,最近经常有学生来吞吞吐吐的倾诉烦恼。对所有当下的不舍,对考试成绩的焦虑,对未来的迷茫和期许交织成复杂的情绪。那样的眼神,就如一之濑现在这样注视着远方不知名的地方。然而作为老师该做的只能是稳定对方情绪,给予鼓励和肯定。但……

   北山把视线从少女的侧脸移开。

    “开往一之濑妹妹家的车,是在1A月台乘坐吧?”

    “是的。”

    “有一次沙耶在那边坐错了车,出了站才交通卡余额不足,身上也没有现金,只有书包和弓,差点要在车站前现场表演百步穿杨来赚交通费。”

    

   一之濑把头转了过来,微微睁大了眼睛,然后笑意一点点的融进透明翠色的眼睛。

  “真像她会做的事。”

   少女害羞和笑的时候,喜欢低下头或整理头发。北山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记下这么多细小的事情,但是脑海中就自然而然的映下了。

 

“那最后怎么样了?有顺利回家吗?”

“嗯,路过的学生给我打了电话,我赶过去的时候里三圈外三圈的围着观众。”

 

 北山回想着当时的情景,露出了无奈的笑容“然后我一边道歉一边把人带走了,结果她还跟我说「不要你管,我自己可以」。”想到时至今日还是无法与妹妹好好相处,北山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那已经是很早之前的事了,那时候你们应该刚入学吧,转眼间现在都要毕业了。"


"老师…会觉得不舍吗。"

 

 

 

   北山停下脚步,看着距自己一步之遥少女的背影,深深的映在眼底,刚刚和自己并肩的地方,空出了一个位置。换上夏季制服之后少女单薄的肩膀纤细的腰身愈加明显,路途中不经意溅到的雨水使她微卷的头发有些潮湿,祖母绿色的眼眸也随着湿润起来。

  好像一碰就能触到自己内心的柔软薄弱的地方,透明美好的甚至无法与那双眼睛对视。


"我…"


  未说完的话被突如其来的嬉笑声给打断了。大批穿着体育社团制服的学生涌入月台,携带着硕大的包裹和道具,笨拙的收拢雨伞动作遮挡了视线,让他们无暇顾及到站台中的其他行人;本就不宽敞的站台随着人流增多拥挤了起来。

 

——————『各位乘客请注意,开往中央车站的列车很快就要进入1A月台,需要乘坐的乘客请至1A月台等候。』


"是一之濑妹妹要坐的车吗,快过去吧吗,要来不及了。"

  北山露出了微笑,轻轻拍了拍少女的头。被打断的不单是对话,还有流于表面的情绪,用敷衍与笑容的面具掩埋起来。

"那,老师,我就先走了。"

少女微微点了点头,转身正要登上通往对面站台的天桥。

 

"快点车来了——"

"你等等等一下,投胎啊那么急!"

"你们不要跑小心撞到人——"

   高大的学生们瞬间淹没了一之濑,追赶车次的人群拥挤的涌入天桥通道入口。即使躲避过了人,也被硕大包裹积压着无法呼吸。原本潮湿清冷的空气灌入燥热与异味,北山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像离开了氧气之后坠入深海的溺水。在脑袋思考前就用力的拨开人群,拨开那些阻挡了自己注视那人视线的阻碍。把缺失的零件安回自己的躯体一般拥住少女,用自己的身体隔开她与拥挤的人群。

  




明明就在眼前,为什么一瞬间就不见了。

 

 

 

 

"老师……?"

"啊啊,坐下一趟吧,太过拥挤小心会摔倒,我陪你等下一辆吧。"

  将少女柔软的身体和略带香味的发丝放开,北山并不想知道自己的借口找的多粗劣,表情有多难看,只知道现在如果多在她身边待一分钟,内心的黑暗就会切割伪装,捣毁理智,将多年筑起的围墙付之一炬。

 

不是错觉,也没办法掩饰,这便是爱了吧。




"你好,是宇治老师吗。对是我,之前讨论的毕业考课后辅导,3A班就麻烦你了。"

夜幕中站在晚风习习的露台,北山垂下眼帘的瞳孔深的什么也映不出。



——————————————————————————

因为没有时间填坑所以打算写文,不写不知道一写吓一跳高考给我语文那么高分的老师大概是个关爱智障儿童协会的。

特别羞耻大家就当看流水账就好了…特别对不起momo

嗯总之文章的大意就是老师他的loli控要控不住了,所以选择不接触

接下去两个人就算在学校也无法碰见了

抱歉拖那么久,写文花了更多的时间 ,如果OOC了请打我

老师的视角那么变态写起文来好明显啊!?

 @モカ。 


评论(3)
热度(18)

© 三人成虎 | Powered by LOFTER